gaylebi.com 收藏本站,请使用Ctrl+D进行收藏 | 留言反馈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淫女小怜
淫女小怜
广告
  「石导,刚刚拍完戏,您也该休息一会儿啦!」旁边的助理导演王强又是端 茶,又是倒水,一个劲的溜须拍马。
 
  这时,一个穿着一件粉红色旗袍的绝色美女从剧组前走过,她如蛇一般的腰 身,丰满的胸脯,优美的玉腿,和古典美的高贵气质,就像月中嫦娥一般恬静而 温雅,美丽而高贵……
 
  一霎那,石骢和他的助理王强都看呆了,一身悦女无数的石骢觉的自己以前 简直就是白活了,今天竟然让他碰上如此绝丽的佳人。
 
  合身的红旗袍裹在她的身上,将她全身的曲线表露无遗,她的腰肢虽然如此 之细,但她的胸脯却极其丰满,当她走出来的时候,石骢甚至可以感到她的双乳, 在轻轻颤动!
 
  当那美艳的女子已经消失在剧组外,石骢仍就看着她消失的影子不肯回头, 口中呐呐说道:「竟有如此佳丽!如有此女为奴为妾,不枉此生!」
 
  旁边的王强露出会心的一笑,在石骢耳边嘀咕道:「杜总,她叫小怜,刚刚 来我们剧组,在后面搞服装道具,您看……」
 
  「咳!」石骢尴尬的咳了一声说道:「如此人才,做剧务太可惜了,你去和 她谈谈,说剧中『二丫』的角色非常适合她,问问她有没有兴趣。」
 
  「可,石导!『二丫』不是有人选了吗?」
 
  「叫你去,你就去,罗嗦什么?」石骢焦急的骂道。
 
  当小怜得知自己竟然被石导看对,她简直兴奋极了,她本来就是北影中戏毕 业,演戏一直是她的梦想,尤其能在这全国知名的导演手下演戏,可她根本没有 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。
 
  当天下午小怜就开始演练剧情,熟悉剧本,最让她惊奇的是这位全国知名的 石导竟然没有一点架子,亲自给她讲戏,帮她排演。很快,小怜便对这位温和的 石导充满了感激和好感,觉得他就像自己父亲一样关怀呵护自己。
 
  两个月后,小怜拍的戏在全国上映,受到观众的好评,小怜也开始小有名气, 她更加感激这位把她一手提携成名的导演。
 
  为了庆祝电影取得好的票房和小怜取得成功,石骢特意举办了一个大型酒会 Party,邀请社会各界的名流来为小怜捧场。
 
  小怜也非常高兴,拿着酒杯随着石骢到处陪酒,几杯酒下来,脸颊上飞起几 朵红晕,使她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。最后,她终于醉的不醒人事,连被谁扶到房 内都不知道。
 
  「小王,搞定没有?」石骢焦急的问道。
 
  「凯哥,我办事您放心啊!我们的那位『睡美人』现在可是在房中等待着她 的王子出现啊!」王强眨眨眼,递过一串酒店的钥匙。
 
  「好~!」石骢高兴的接过钥匙,口中哼着,「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 空折枝……」的风流小曲,向酒店走去。
 
  看着石骢消失在酒店之中,王强不知为什么心中竟泛起丝丝酸意。
 
  「啊~!好美啊~!」
 
  『睡美人』正恬静的躺在大床中央,酒醉绯红的脸颊深陷出两个俏美的酒窝, 如同一朵盛开的桃花,修长的睫毛高挑翘起,诱人犯罪的性感红唇微张,露出淡 淡甜蜜的笑容,再配上白玉无暇的滑腻肌肤,一切是那么的完美,那么娴静而优 雅。
 
  洁白的晚礼服套装,V字型的领口露出诱人的乳沟,丰挺的乳房将胸前的衣 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,大约有32C吧,随着胸脯的起伏,乳头的痕迹也依稀可 见,披肩的乌黑秀发凌乱的散落在床上。
 
  浅色套裙紧紧包裹着曲线玲珑的美臀,裙摆下是被透明的肉色丝袜裹住的修 长美腿,散发着挑逗情欲的魔光。
 
  石骢早看到神魂颠倒、头晕目眩,迅速脱光衣服爬上床来。
 
  他一双魔手在小怜的玉体上游走抚摸,最后从领口滑入,刚刚握住那饱满翘 挺的酥乳,只觉触手柔嫩滑腻。
 
  石骢握住小怜雪白娇挺的酥乳一阵揉搓抚弄。同时低头,亲吻着鲜红柔软的 艳唇。
 
  「嗯!……」醉酒的小怜竟然有了反应,鼻尖轻哼,面颊越发娇红。
 
  石骢干脆解开衣领,扯下套服,「噗」的一下,雪白傲人的酥乳不安分的弹 跳而出,硕美的乳球在胸前摇晃摆动。
 
  石骢顿时感到自己无法呼吸,他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 
  丰满的乳房光滑而富有弹性,乳尖上两点小乳头玉润嫣红、高高挺翘。 
  石骢双手握住丰满柔软的乳球抓拉揉搓,低头含住一粒乳豆,贪婪的吸吮起 来。
 
  「呃~!」小怜反应更加激烈,娇躯开始蠕动,合拢的美腿也自然的分开了。 
  「啊~!好舒服啊!小白,用力啊!」小怜喃喃说道。
 
  石骢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小怜仍然睡得那么甜美,只是樱桃小口微张,红 唇微翘,饱含春意。
 
  「嗯~!她竟然这么敏感,小白是谁?难道她正在『做梦』……」
 
 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,石骢慢慢撩起她的套裙,被裹在肉色丝袜下的匀称美 腿慢慢显露出来,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泽,诱惑无比。
 
  果然和石骢想得一样,白色的三角裤紧紧包裹着阴部,阴阜像馒头一样凸起, 浓黑卷曲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,内裤中央已被淫水打湿,阴唇的形状凸露出 来,若隐若现让人血脉喷张。
 
  雪白的大腿根处丝丝水渍,泛着晶莹透亮的光泽,让人迷惘……
 
  「啊~!真美啊!」石骢都看呆了,情不自禁的赞赏道。
 
  石骢嘴贴紧小怜胯间的幽谷,隔着湿透了的透明内裤,用舌头舔着她柔软湿 滑的阴唇,温暖柔软的唇瓣很明显向周围绽开,连上面那里娇羞的红阴蒂也顶凸 在薄布上。
 
  一只手捏住小怜丰满柔软的玉乳,轻轻揉捏抚弄;而另一只手却放在她湿润 的大腿根处,轻轻抚摸着她柔软健美的大腿,最后把肉色丝袜顺着她匀称而有弹 性的美腿慢慢褪下。
 
  「嗯啊~!」小怜亢奋的张着樱桃小口娇喘起来,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反应, 潺潺淫液从透明内裤下的私处渗出,散发出令人着迷的淫荡气味。
 
  闻着小怜私处的骚味,石骢顿时亢奋起来,原本粗大的『小钢炮』更加充血 膨胀,直挺挺指着小怜的私处。
 
  「好香啊~!光闻就知道是上等的美牝!」石骢迫不及待的把小怜内裤拉下, 欣赏起她那娇嫩的美牝。
 
  卷曲的阴毛沾满了淫水,稀疏的贴在肉缝四周,娇嫩的阴唇紧紧合拢着,夹 成一道嫣红的溪沟,隐约可见里面的小唇瓣,只有粉嫩的阴蒂在唇瓣的保护包围 下清晰可见,潺潺淫液从溪沟中不断渗出,使整个阴户看起来晶莹剔透,散发着 粉红色的光泽。
 
  石骢一阵兴奋,抬起小怜雪白修长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,用手握住黝黑晶亮 的大龟头抵在肉缝上研磨起来。
 
  粉嫩的阴唇随着龟头的挤入而缓缓张开,里面嫣红的蚌肉翕合蠕动,流淌着 晶莹新鲜的露汁,下面是一个粉嫩的『玉洞』,周围褶皱的嫩肉收缩翕合,就像 一个翕张吐水的玉蚌口。
 
  龟头迅速抢占有利洞口,强行破关,『小钢炮』整条插入翕合蠕动的『玉门 』之中。
 
  「啊~!好……好痛啊!」小怜在疼痛惊醒,只觉胯下丝丝疼痛,忙抬头一 看。
 
  只见平时和蔼可亲的石导头上青筋崩裂,双手正捧着自己雪白的屁股,胯下 那根黑色丑陋的『大肉棒』正在自己粉红色的阴唇缝间拼命抽插,嫣红的血渍顺 着雪白的胯间流下,小怜马上意识到自己被迷奸了。
 
  事后,丧失贞操的小怜在石骢的苦苦哀求之下,没有办法只好违心下嫁这个 比自己大将近二十多岁的石导,她没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的深渊。
 
  婚后,石骢对小怜爱护有佳、关心体贴,慢慢消除了彼此之间的隔膜,两人 到也过得幸福美满。
 
               二、调教
 
  时光转逝,一年的时光匆匆而过。现在的小怜更加有名了,尤其她与石骢的 结合,被称为演艺界最完美的组合。虽然她时常被一些影评家批评为『美丽的花 瓶』,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她的星光灿烂。
 
  今天是一周年结婚纪念日,石骢宴请亲朋好友,为周年庆举办风光大宴。 
  就是一年前的那个Party,使小怜失身于石骢,现在又有一种不祥的预 感涌现在她心头。
 
  「嫂子,快来扶一下,凯哥醉啦!」王强正搀扶着鼎鼎大醉的石骢,小怜连 忙帮忙把他扶到客厅的沙发上,洗了一块热毛巾帮他擦拭着,但闻到他满身的酒 气,小怜不由眉头紧锁。
 
  「啊~!好美啊!」王强假装帮忙,其实淫邪的目光一直盯着小怜敞露的乳 房。
 
  做为今天宴会的女主人,小怜穿着一款最新型的紧身旗袍,上面镶有珠光闪 闪的宝石,前面呈低胸V字型敞开,裸露着乳房的边缘,下身则是高开叉到臀部, 露出雪白丰满的大腿,足登一双三寸的黑高跟鞋,配合着她古典美的高贵气质, 丰满诱人的身材,使她成为宴会的焦点中心。
 
  小怜正忙着给石骢弯腰擦脸,没想到胸前美景被王强看了个一清二楚。 
  「小王,看到柜上的醒酒药吗?」
 
  「啊~!遮住啦!看不到……」王强脱口而出。
 
  「你在看什么啊?」小怜显然发现了王强在偷看自己的胸脯,冷艳媚人的眼 里露出不悦的表情,冷冷说道:「天晚啦!你回吧!」
 
  「妈的~!竟然下逐客令!夜深人静,干脆……」
 
  「我走了以后,嫂子一个人不寂寞吗?」王强竟然嬉皮笑脸调戏起小怜来。 
  「你……你说什么?」小怜气的体若筛糠,抖动不已。
 
  「我说,『我留下来,晚上帮嫂子解解闷!』」王强故意大声说道。
 
  「亏你还自称是凯子的朋友,殊不知朋友妻不可戏,你竟当着他的面调戏我! 
  你还是个人吗?「小怜指着王强鼻尖骂道。
 
  「嫂子,怕什么?凯哥一喝醉,就是九头牛也叫不醒。而且我和凯哥信奉的 格言是『朋友妻,最好骑。』」王强恬不知耻说着。
 
  「滚~!马上给我滚出去!不然我就要报警啦!」小怜拿起手边的无绳电话, 做出拨打的姿势。
 
  就在这一瞬间,王强扑上前去,把小怜压倒在沙发上,破口骂道:「少他妈 的的给老子装清纯!脱光了以后还不一样是个骚牝!老子要玩你,是你的福气!」 
  王强从腰里取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,在小怜面前晃动,原来他早有预谋。 
  「啊!你要做什么!」小怜的双手被扭到背后,被手铐铐上。
 
  「嫂子,你要听话些,还让我动粗吗?」王强把小怜拉起,推倒在倾斜的摇 椅上,然后把旗袍卷起到腰间。
 
  小怜可以感觉到王强那炽热的目光正舔舐着她暴露的胯间。
 
  「呃唔!……不要啊!……」小怜修长均匀的美腿在空中乱踢起来,但很快 被王强制服,抬起形成倒八字向两边拉开,最后绑在摇椅的扶手上。
 
  小怜迷人的下体只有一条纯白的蕾丝内裤,紧紧的包裹着女性最神秘的部位, 将女性胯间美妙的轮廓清楚的凸露出来,贲起的大肉桃被内裤绷得向上隆起,边 缝处还隐约可见几根卷曲的阴毛,内裤中央的部分已经沾湿,勾勒出一条湿缝, 白色的布料陷在其中,看起来是那么淫靡绯乱。
 
  修长均匀的美腿,发出洁白柔顺的光芒,搭配着黑色油亮的三寸高跟鞋显得 更加性感。
 
  「操!装得还真一本正经,下面还不是湿了!」王强的手指瞄准沾湿的地方 向下抠弄起来,白色的内裤也随着手指慢慢陷入肉牝之中。
 
  「哦!……哦!……不要啊!救命啊~!救命啊~!!!」小怜大声呼救道。 
  「你想叫就大声叫吧,这里附近根本就没有人。就算是有人发现,也没有关 系,我不过是个三流角色,而人们如果知道美艳的女明星在家中被强暴会怎么想? 
  我想你今年就是不用花钱做宣传也会成为花街小巷、八卦杂志上的头号人物, 你的艳名将到处传播!哈哈……「王强吓唬道。
 
  果然小怜的声音立刻变小:「啊!……饶了我吧!……求求你啊~!」 
  「哈哈!……这就对了,乖乖的听话,我对你温柔些!」王强加快了手指磨 擦的速度,拇指还按在阴蒂的位置轻轻颤抖起来。
 
  「啊!……不要这样!……嗯嗯~!」小怜摇头哀求着,但一阵阵的快感使 她忍不住轻哼起来。
 
  「嫂子,怎么样啊?爽吧!看来凯哥平时很少爱抚你这里呀,竟然这么敏感, 还没摸几下,骚水就哗哗直流啦!」王强故意说些让小怜感到羞辱的话,刺激着 她的自尊心。
 
  平时非常传统的小怜对性爱这方面非常保守,石骢连她私处多看几眼都不行, 更别说用手抚摸了,就连两人做爱也是最正统的『传教士插入式!』,今天却被 王强如此挑逗,她那里怎能不湿呢?
 
  「啊~!……嗯!……求求你,看在阿凯的份上,放过我吧!」小怜还抱有 一丝希望,继续苦苦哀求着。
 
  「哈哈~!如此的美肉,就是亲爹来了也不让,更别说是凯哥啦!别假装一 本正经的样子了,释放你的淫荡本质吧,你下面那张小嘴却比你上面要诚实的多 啊~!」王强继续刺激着她。
 
  「啊~!不要啊~!住手啊~!……嗯嗯!」强烈的刺激竟使小怜下体失禁, 尿液湿透了内裤顺着屁股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。
 
  「哈哈……真是有意思啊,嫂子!这么经典的镜头怎能不留下美好的回忆呢?」 
  王强说着拿起桌上拍摄宴会现场的摄像机,镜头对准了小怜湿透了的下体。 
  白色的内裤现在变得完全透明,紧紧贴在贲起的阴户上,下面的美景看的一 清二楚,乌黑卷曲的阴毛成倒三角,蜿蜒伏在阴阜上,贝壳似的唇瓣猥亵的隆起 翻开着,紧紧咬着内裤的布料,形成一道美妙的弧度,骚骚的尿水正从里面不断 的溢出。
 
  强烈的羞辱使小怜低声哭泣,她用含泪的眼睛瞪着王强,怒骂道:「你这样 对待女人……简直不是人……是禽兽!」
 
  「哈哈……嫂子,是你自己爽的尿了出来,现在反而怨我,真是不公平啊!」 
  王强一面反唇相讥,一面继续拍摄。
 
  「现在来拍上面,你可要配合啊!怎么说你现在也是一级演员啊!一定要拍 出你的风格啊!」王强说着对准小怜绯红含羞的脸部来了一个特写,然后伸手撕 开了她的胸衣,把雪白坚挺的酥乳拉了出来。
 
  雪白娇美的乳球挺立出来,饱满而柔软滑腻,足有33C,显然比一年前更 加丰满,如同成熟的蜜桃,峰顶一抹嫣红的乳晕,上面含羞带俏的乳豆顶凸出来, 仍然是那么完美。
 
  「啊呃~!嗯……」小怜毫无办法,只能用泪水洗面。
 
  「怎么说都是一流的演员,表情怎么能那么死板,来我帮你酝酿一下情绪!」 
  王强放下手中的摄影机,低头含住一粒乳豆吮吸起来,一手揉捏着另一只乳 房;另一只插入内裤中,穿过卷曲柔顺的阴毛,直间到达阴唇的上方,在两瓣阴 唇上抚弄着,接着两根手指便深入阴唇之中。
 
  「啊~!不要摸,不要摸那里……」小怜屁股猛烈扭动,疯狂的抖动起来。 
  王强知道小怜已经开始兴奋,只是残存的理智还保留着女人的矜持,为了彻 底的挑起小怜的性欲,他熟练地剥开二瓣肉唇,指背夹住两片小阴唇在湿漉漉的 肉缝中上下滑动,然后用力揉捏顶端的小阴蒂。
 
  「啊……」果然小怜感到又爽又痒,那修长的美腿,雪白的大屁股,开始忍 不住摇摆颤抖起来。
 
  「为什么啊?我在自己丈夫面前被别人抚摸竟感到如此兴奋!难道就像他所 说的,我真的很淫荡吗?」
 
  最后,王强干脆把手指插入『牝洞』中,上下抽插起来,『骚牝』内侧的花 瓣已经湿淋淋的几乎要流出来,里面的嫩肉阵阵收缩,向婴儿小口一样吮吸着王 强的手指,诱使他的手指忍不住滑入到花蕊深处。
 
  「啊~!嗯嗯~!……呃啊~!」小怜已经抛弃理智,终于舒畅的呻吟起来, 脸上也露出娇羞绯红。
 
  「哈哈……现在好多了,再就是给阴部来个特写吧!」王强用力把内裤扯下, 然后端起摄影机对准小怜暴露的阴户。
 
  「啊~!……不要啊!……太羞人啦!」小怜已经完全放弃反抗,声音中带 有娇羞的媚态,让人听了更加诱惑。
 
  「啊~!真清楚啊,真新鲜,太美了!……」王强通过摄影机仔细拍摄着门 户大开的阴户,生怕错过什么似的。
 
  贲起的胯间白里透红,中间的阴阜向外微隆,上面是黑而发亮的阴毛,浓密 而整洁,呈倒三角,闪亮着光泽,那两瓣滑嫩的阴唇,好像两片含苞的花瓣,高 高突起,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,饱含着透明晶莹的淫水,闪闪发光,让人 心动不已。
 
  王强用手拨开唇瓣,露出鲜艳的『牝洞』,里面是鲜红色的褶肉黏膜,翕合 蠕动,收缩连连,形成一圈圈褶子,浆白的黏液从里面流出,女人特有的骚味, 迎面扑来。
 
  「啊!……呜!……不要看啊~!啊~!」小怜扭动屁股,媚声娇啼起来。 
  「嘿嘿~!原来这里这么敏感,淫水都流出来了。」王强嘲笑道。
 
  「啊~!不要说……不要说了!……求求你……嗯嗯~!」小怜有些狼狈尴 尬,自己的身体的敏感部位竟然都被人探查出来。
 
  「原来你是喜欢这样啊,嫂子~!嘿嘿嘿!」王强中指挤入肉褶,在『牝洞 』周围的肉壁上旋转磨擦着,拇指捏住粉红色的阴蒂肉芽轻轻拉扯起来。 
  「唔~!啊~!嗯~!」『牝洞』中的黏液就像决堤一样不断流出。
 
  「啊~!真是妙极了,嫂子!让我们一起高潮吧!」王强雄纠纠的『钢枪』 不知何时已经抵在阴唇上。
 
  「啊~!不要啊!不要插入啊~!」小怜惊呼起来。
 
  王强毫不犹豫地挺枪刺入,一条火热的『钢枪』直直送入下体深处。
 
  「噢!……噢噢!……嗯嗯!……」小怜舒服的呻吟起来。
 
  「怎么样啊~!我的『火炮』不比凯哥小吧!看你发浪发骚的模样真像个荡 妇啊!」王强双手紧紧握着小怜33C的饱满丰乳,下身紧密的挺动抽插着。 
  「啊!……羞死啦,我不行了!……啊啊~!嗯嗯!」小怜娇靥羞红,美眸 紧闭,鼻尖香汗淋漓,小口娇喘吁吁,浑身颤抖,显然已经到了高潮。
 
  「啊~!好爽啊!嫂子,你的『骚牝』真是美妙啊!吸的我好爽啊!我要射 啦!」
 
  「啊~!不要,不要射在里面啊!」
 
  小怜话音刚落,一股浓浓的精液满满的注入小怜的『骚牝』之中,就在同时 小怜娇躯哆嗦了一下,火热的阴精也射了出来。
 
  「你……你们干得好事啊!」这声音就像炸雷一般,把小怜和王强都给惊呆 了。
 
  「凯……凯哥!……听……听我说啊!」王强哆哆嗦嗦的说道。
 
  「滚~!滚~!给我滚的远远的,别再让我看见你!」石骢目露凶光,咆哮 大怒。
 
  「唉~!」王强抱起衣服,头也不回跑出屋外。
 
  「呜……呜呜!……」小怜紧闭着眼睛低声哭泣着。
 
  「现在该惩罚你这个淫妇了,你竟然这么下贱!」石骢说着拿起酒瓶向石虹 走过来。
 
  「阿凯,不要啊!……不关我的事啊~!我是被强迫的啊!……呜呜!」石 虹苦苦辩解道。
 
  「操~!少他妈的给我装样!跟老子干时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连骚牝也不 让老子摸,跟这小子什么都行了!老子给你洗洗牝吧!」石骢瞪着眼睛说道。 
  「啊~!阿凯,好痛啊~!住手啊!痛啊~!!!」小怜痛得头上冒出汗来。 
  原来,石骢用手捏着小怜的阴蒂狠狠的拉扯着,另一只手把酒瓶口深深插入 收缩蠕动的『牝洞』里去了,瓶中的酒整个倒入小怜的『牝洞』之中。
 
  「呜呜!……阿……阿凯,求求你,饶了我吧!……呜呜!……我不敢啦!」 
  小怜被酒精烫的浑身打颤,哭泣着哀求道。
 
  「哈哈!……饶了你也可以,你现在就当着老子的面尿尿,让老子看看。」 
  石骢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的溜圆。
 
  「啊!他现在还在醉酒和生气,再这样下去,我非得被他折磨死,我先附言 应付他,有什么明天等他酒醒来再说。」
 
  「啊~!好好,你先把酒瓶拿出来把我解开再说。」
 
  「臭娘们!靠着烂牝勾引男人!下回再勾引男人,看我不把你的烂牝撕烂!」 
  谁能想到这个平时温文尔雅,全国着名的导演现在就如泼妇骂街一样,口中 污言秽语。
 
  小怜揉揉被手铐勒红的手腕,转身向后面走去。
 
  「贱货!你干什么去呀?」石骢用手捏住小怜手腕问道。
 
  「我……我去厕所小便!」小怜哆嗦的说着。
 
  「不用啦!就蹲在桌上尿,让老子好好看看!老子要用你的尿醒酒!」 
  「我……」
 
  「罗嗦什么!还想把这个插入吗?」石骢举起酒瓶晃了晃。
 
  小怜没有办法,只好蹲在桌上,双手扶着后面,双腿大大叉开,把饱满的阴 户挺突出来。
 
  只见那卷曲的阴毛,湿漉漉的贴在阴户上,『玉蚌』被酒精刺激的一片通红, 两瓣粉红的阴唇,由于蹲姿而左右猥亵的张开着,中间的肉缝粼光闪闪,还在往 下滴答着淫汁,散发着掺合酒精的淫乱气味……
 
  「我……我尿不出来……」小怜花靥娇晕,玉颊羞红,羞涩的说道。
 
  「怎么,还的让我给你刺激刺激?」石骢嘲讽道。
 
  没有办法,小怜只好收腹吸臀,下身努力使劲,嫣红的肉唇开始翕合颤抖, 连『牝洞』里的褶肉也开始收缩挤压,不一会粉嫩的『尿道口』有了反应,一道 晶莹的水柱,由里面狂泻而出,如倾盆大雨。
 
  「啊……呜呜呜呜~!……」小怜捂着脸羞辱的放声痛哭起来。
 
  从这以后,小怜几乎天天都被石骢强迫做一些变态的游戏,注视下排尿、自 慰、口交,有时还不准她穿衣服,翘起臀部一边摇屁股一边擦地,刚开始小怜还 有些反抗,但到后来她几乎沉浸在这些游戏中了,渐渐沦为石骢的性奴。 
  她哪曾想到,这一切都是石骢一手策划导演的,更悲惨的命运还在等着她。 
               三、宴客
 
  这天小怜送丈夫出门,哪知石骢竟命令她在院子里脱下内裤,外面有很多人 经过。小怜只好忍住羞涩,悄悄脱下内裤,想到可能被人看到那里就不禁变湿了。 
  这时一阵风掀起小怜的迷你裙,雪白贲起的胯间,乌黑卷曲的阴毛,粉红鼓 突的唇瓣,顿时暴露出来,她急忙压住裙子,等她抬起头时,站在石骢身旁的一 个年青人正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 
  但他很有礼貌的装作没看见,小怜那成熟的身体却因为害羞而完全湿了。 
  晚上,石骢竟然带着那个年青人一起回到家里,由于早上发生的事,小怜害 羞的不敢看那年青人的眼睛。
 
  穿着晚礼服的小怜在灯光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,那年青人的眼神直呆呆的盯 着小怜,被她的美艳、性感和娇媚所征服。
 
  小怜感到那年青人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脸一红悄悄地逃入厨房,石 凯子随后跟了进来,压低声音说道:「他叫张涛,是金钟集团的大少爷,我们这 次拍摄的『大屌小鸟』就是他们集团出钱赞助的,他这次是奉命来这里考察的。 
  他是你的超级影迷,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勾引住,让他多给我们投资赞助, 晚上我会给你创造机会的。「
 
  「天啊!自己的丈夫竟让自己陪别人。」小怜在心中更加鄙视石骢了。 
  「可是……」
 
  「不要多说了。」石骢拿出震蛋跟遥控器打断小怜的话:「臭婊子!听我说 后你是不是很兴奋,来把它放入你的『骚牝』里。」说着伸手撩起小怜的裙子, 拉下她的裤袜,脱下内裤,把震蛋塞了进去。
 
  「啊!求……求求你,不要啊!不能这样啊!」小怜苦苦哀求道。
 
  「呸!臭婊子!装什么纯洁,那里还不是湿了!去,给张涛倒酒,不许你穿 内裤。记住给我好好的伺候张涛,让他给我们的『大屌小鸟』多出些钱,弄砸了 有你好看!」石骢凶狠的威胁道。
 
  没有办法,小怜只好穿着裤袜出去倒酒。
 
  小怜倒啤酒时,石骢一直控制着震蛋。
 
  「啊!……啊!」小怜不由的低吟出声,只觉得震蛋颤抖着往自己『牝洞』 深处转动,连两瓣阴唇及阴蒂都跟着震动起来,全身无力,骨酥肉麻的快感从阴 户扩展到脑中。
 
  「嫂子,你怎么啦?是不是不舒服啊?」张涛关心的问道。
 
  「噢~!没什么,她经常这样。」石骢在旁边一本正经的回答道。
 
  「砰~!」一声,小怜跌倒在地板上,手中的啤酒也打翻在地,双腿正好对 着张涛叉开。
 
  露出诱人均匀的美腿,肉色的裤袜闪烁着油亮的光泽把腿部美妙的曲线展露 出来。
 
  透过肉色的裤袜,清晰可见贲起的薄纱下是一片让人血脉贲张的黑卷毛,两 片粉红色的唇瓣鼓突起来,紧紧夹拢出一道粉红的肉缝,沾满了透明黏稠的淫液, 裤袜中央已经湿漉漉的,发出光泽,形成一种极端淫靡的景像,显示出她的身体 正处于极度亢奋之中。
 
  张涛一下愣住了,脸马上红了。
 
  「呀~!……」小怜尖叫一声,又羞又恼的跑到旁边的房间里。
 
  「铃~!」石骢的手机响起。
 
  「喂~!小丽啊!噢,知道了,我马上就到。」石骢对着电话说道。
 
  「老弟啊,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,你和你嫂子先喝,我马上就回来。」石凯 子站起来,「阿红啊,你先替我陪陪小张兄弟,我出去一下啊。」
 
  小怜知道石骢这是给自己创造机会,让她勾引张涛。
 
  小怜和张涛两人坐在桌前,都低头不语,各怀心事。
 
  「为什么我命这么苦啊?一直是石骢的玩物,现在还要被迫做这么羞辱的事 情啊!为什么我们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玩物呢?不,我要抗争,我要报复,我不 要做他们的玩物,我要玩弄他们!」想到这里,小怜突然站起,对着张涛把裙子 突然撩起,用手抓住裤袜的接缝处用力撕开,「噗~!」一声,牝户中的震蛋顿 时跌落到地上,还在吱吱颤动。
 
  雪白的大腿内侧和粉红的阴户周围早已浸满了乳白色的晶莹水渍,细长的阴 毛沾着露珠伏在两侧,两片肥嫩的唇瓣正淫亵的向两边分开,中间颤微抖动的阴 蒂上面闪烁着晶莹透亮的小水珠,粉红的『牝洞』正收缩蠕动吐出热气,大量粘 稠的透明液体从里面涌现出来。
 
  「啊~!」张涛一下愣住了,但眼睛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。
 
  「看吧,你不是希望这样吗?……你一定认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,对吧?」 
  小怜冷冷的说道。
 
  「不……不是的,你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,你是我心中的女神。」张涛脸红 着说道。
 
  「没关系,你怎么想都行,现在我是你的了,连这里也属于你。」小怜说着 单脚踏在小桌上,双手捏住阴唇向两边拨开,露出里面嫣红的美景,然后纤细的 手指顺着粉嫩裂开的『玉溪』中上下滑动,另一只手插入绯红蠕动的『牝洞』中 抽动起来。
 
  「啊~!」张涛看的呼吸急促起来。
 
  「嗯~!」小怜把插入『牝洞』的手指抽出,含在嘴里,吮吸着上面的淫汁, 另一只手把阴唇翻出呈V字型,让里面层层褶皱的鲜红嫩肉完全露出,射出水粼 粼的红光,有如绽放的花瓣。
 
  「嗯~!来啊!你还等什么啊!」小怜一边吮吸着手指,一面媚声媚气召唤 着张涛。
 
  张涛不由自主的爬了过去,仰起头嘴唇含住肉唇,舌尖顺着猩红的沟壑上下 舔弄起来,最后刺入蠕动的『牝洞』肉瓣,在里面冲刺旋转起来。
 
  「啊~!」小怜娇颊艳红,长发有些散乱遮披在脸颊,双手握住自己的乳房 配合的揉搓起来。
 
  张涛此时用手指捏住凸起的小阴蒂,轻轻剥开上面的红嫩皮,用舌尖上下舔 动,刺激着里面的小红豆;另一只手二指插入『牝洞』,用力抽插起来,发出淫 靡的咕啾声。
 
  「啊……」小怜如遭电击,健美肥硕的大屁股摇晃挺动起来,裂开的阴唇更 加湿润绽放。
 
  张涛有些忍不住了,拉下裤子,掏出硕大的『钢棒』,然后抬起小怜一条修 长的大腿,拨开阴唇挺身插入。
 
  「啊~!啊~!用力些,再用劲啊~!」小怜淫荡的喊了起来。
 
  两个人就这样在桌前疯狂的干了起来,也不知是谁在谁身上发泄?
 
  「啊~!不行了……我要泄了……」张涛把一股浓浓热乎乎的精液射入了, 小怜的子宫深处,然后瘫软在地上。
 
  小怜也同时达到了高潮,瘫软在地上,双眼朦胧,面颊绯红。
 
  迷你裙被掀至腰间,肉色的裤袜下面撕开了一个大洞,贲起的阴户上卷曲的 阴毛乌黑湿亮,发出光泽。
 
  两瓣白嫩贲起的肉唇淫亵的翕合蠕动着,一道深红色的溪谷若隐若现,顶上 一颗小肉粒微微颤抖,底端的『牝洞』还在不停的收缩,从里面流出浓白的精液 和透明的液体,充满了淫靡诱惑的气味。
 
  事后,『大屌小鸟』顺利开机,并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。以后石骢也经常领 一些客人让小怜招待,有时小怜也带一些精壮男人回来,并当着石骢面调情做爱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广告
广告